上海体育产业的巨变

  • 时间:
  • 浏览:45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互联网+体育 ID:jipangtiyu

  作者 | 抱朴子

  纪胖说:

  从当前形势来看,国家大力支持体育产业发展,密集出台多项政策,全面推进体育强国建设的同时,人们的体育消费潜能也在不断释放,在此契机下,上海进一步优化体育产业结构,完善体育机制管理。推动体育产业做大做强,打造“体育城市”这张名片。

  近年来,上海体育产业规模增长迅速。2014至2017年间,上海体育产业总规模从767亿增至1266.93亿,平均年增长率18.2%;增加值从308亿增至470亿,增长超过15%。2017年上海体育销售达700亿营收。

  上海拥有F1中国大奖赛、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国际马拉松赛、汇丰和宝马高尔夫球世界锦标赛、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崇明国际自盟女子公路世界杯赛、上海环球马术冠军赛等品牌顶级赛事,在国际上拥有较强品牌影响力。

  打造全球著名体育城市

  今年国家发改委组织编写的《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其中有一组有意思的数据,即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当恩格尔系数进入联合国划分的20%至30%的富足区间,该国居民在文化、体育、旅游、健康、养老这等领域的消费能力就会迎来大爆发。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首次低于30%,这意味着我国居民在体育消费方面的消费支出将出现爆发式增长。

  这对上海体育产业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体育产业的发展与消费水平是衡量恩格尔系数的重要标准之一。

  近些年,在体育产业进入快车道后,上海要打造国际城市,体育赛事俨然成为了热点,上海可以说又找到了另一个增长空间。

  2017年9月,F1与上海久事体育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宣布,F1中国大奖赛将继续作为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的分站在上海举办。

  过去几年上海国际赛车场保持着极高的上座率,正赛7万人涌入、周五至周日总计十几万人观赛已成为常态。

  中国网球赛事中,上海网球大师赛也是重要的一站。从9月5日开打的大连公开赛,到11月6号的珠海精英赛结束。女子赛事有广州国际赛,武汉超5赛,北京皇冠赛,珠海小年终;男子赛事则包含成都250赛,深圳250赛,北京500赛,上海1000赛……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有十余项网球赛事在中国打响。

  从数量上说,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全球承办网球顶级赛事最多的国家。

  另外还有马术赛事,上海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在中国走过的这几年,越来越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

  当囊括了奥运冠军、世界杯冠军、世界排名前三的选手名字出现在上海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首批参赛名单里,上海注定又将迎来一场世界顶级的马术赛事。

  2018年,世界铁人三项赛和摇滚马拉松两项国际著名赛事也首次落地上海崇明。

  以上这这些赛事已经成为上海这座城市的“体育名片”。

  2017年上海市体育产业总规模为1266.93亿元,增加值470.26亿元,占当年全市GDP比重1.6%。

  按照国家体育产业11个大类分类,体育服务业(除体育用品和相关产品制造业、体育场地设施建设外的其他9大类)总产出和增加值分别为829.45亿元和384.23亿元,占上海市体育产业总产出和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65.5%和81.7%。

  其中,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销售、贸易代理与出租业总产出和增加值最大,分别为461.37亿元和210.22亿元,占上海市体育产业总产出和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36.4%和44.7%。

  同济大学有一组调研数据,上海的体育、文化、娱乐业2018年有所回升,前三季度上海经济发展的地方生产总值是6.6%,第三产业增长8.2%,第三产业当中文化体育的总产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6%左右。

  数据还显示,2014年至2017年,上海体育产业总规模和增加值连续保持两位数快速增长。总规模从767.05亿元增长至1266.93亿元,增加值从308.22亿元增长至470.26亿元,增加值占全市GDP的比重从1.3%提升至1.6%。

  主营从事体育活动的单位数量,从2015年的7938家增长至2017年的11489家。服务业在体育产业总规模中占比超过六成。

  另外,上海体育产业近年来重视顶层设计,不断优化体育产业发展环境,致力于推进体育资源交易平台、体育产业投融资平台和体育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建设。

  可以说,在中国体育产业的大发展中,上海扮演着重要角色、承载着艰巨任务。

  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以来,中国冰雪产业又给上海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在政策的引领下,国内冰雪项目势必进入一个持续爆发期。

  业内人分析,一方面,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乐于接受新鲜事物,而从消费层面考虑,经济发达的上海也一直是国际顶尖赛事主要市场。

  目前上海在中国体育产业处在龙头地位,营商环境的优势非常明显。2017年世行颁布的世界各国营商环境排名中,中国排在第78名,但2018年中国的排名提升了32位,排在第46名。

  来自普华永道2018年体育行业调查报告显示,体育行业市场增长逐渐趋于稳定,其中亚洲地区的受访者最为乐观,预计未来三至五年,行业增长率为7.9%。

  到2020年,上海市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左右,体育产业总体发展水平走在全国前列;到2025年,上海市体育产业总规模预计将达到4000亿元左右,跻身世界体育产业发达城市行列;到2035年,将达到与卓越全球城市相适应的体育产业发展水平。

  跨越百年历史

  上海是近代中国开放较早的口岸,是近代体育最早发源地之一。

  体育作为一项产业活动是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生发展而演进的。18世纪60年代,产业革命首先从英国开始,至19世纪30年代末基本完成,蒸汽机广泛运用于生产中,促进了生产力的飞速发展,而体育作为一项产业活动也是在这一时期产生的。

  1842年鸦片战争后,西方近代体育伴随着西方文化一起涌入中国。当时的清政府与英国签署了《中英南京条约》(《江宁条约》),越来越多西方侨民在上海工作生活,他们将西方竞技体育项目一同带进了上海,并在华人世界当中传播开来。

  1843年上海开埠,伴随着来自国内江苏、浙江等省份的移民和来自海外英、美、法、俄等国的移民的涌入,这座不起眼的小渔村在短短几十年里创造了无数中国第一与亚洲第一,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港与远东第一大都市。

  体育产业的发展,从地缘上看,发源于英国,继发于欧洲大陆和北美,产业发展最成功的则是美国;从内容上看,先是竞技体育,后是大众体育;从制度保障上看,是俱乐部体制和联盟体制的建立和完善。

  开埠后的上海逐渐成为西方文化传入中国的窗口,西方近代体育项目作为一种娱乐活动由侨民带到上海并在租界内最先开展,上海近代体育就是萌芽于此时。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逐渐繁荣,领跑全国。

  这一时期,有助于体育发展的各种事物不断涌现,诸如体育教育的完善、体育运动竞赛机制的形成、体育行政管理制度的建立以及各种体育书籍报刊的发行,都促进了这一时期上海体育事业的发展。

  1927年,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四分五裂的中国在形式上得到了统一。

  1927年7月7日,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饱受军阀割据与战乱之苦的上海华界终于迎来了相对安定的发展局面,稳定而统一的华界政府为进一步推进上海城市现代化奠定了基础。

  民国时期上海体育历史上,多个阶层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体育运动中来,体育运动成为他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比赛同其他娱乐方式一样成为上海市民消遣休闲的方式之一。

  民国时期公共体育场设立也是当时社会的一种进步。

  1949年建国以后,上海率先对体育产业进行探索。

  1979年4月,从体育界来讲,当时的中国已恢复奥运席位,但由于历史原因,我国与世界体育水平已拉开了很大距离。

  在当时宏观环境下,上海在改革开放初期,已开始试行“以体为主,多种经营”的方针,来拓宽体育经费的来源渠道。

  1984年,上海体育系统的经营收入为904万元;到1990年增加到4669.4万元,7年增长了5倍。经营收入占全年体育事业的经费支出在1984年为30.4%,到1990年已接近50%。到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体育事业的经费收入已逐步形成国家投入、自身经营、社会支持三方相结合的格局。

  1993年,首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举办,标志着上海体育产业探索的成功。借着这一千载难逢的契机,东亚运动会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发行奖券募集到资金近2.4亿元人民币,在赛事融资方面迈出了具有探索意义的一大步。

  当时的新闻界、地产界、工业界在内的上海各行各业均向东亚运动会进行了捐赠,数额近亿元,使得大型运动会的筹办第一次摆脱了“一切资金靠政府”的历史。同年,东亚发展公司成立,使运动会后的结余款项能在多种经营的过程中滚动增值。

  1995年7月,上海市体委拟定了上海体育产业的发展规划,筹建了上海体育实业公司,以足球为龙头,培育球市,并初步形成了竞赛市场。

  至1995年底,全市体育系统的经营机构已有了一定规模,上海体育产业的年销售收入达5亿元,其中体育系统的销售收入为2.5亿元,体育系统的创收占总支出的52%。

  伴随着中国体育职业化改革,一批承载着上海市民梦想的俱乐部相继涌现,包括申花足球俱乐部、大鲨鱼篮球俱乐部、圣雪绒男子乒乓球俱乐部等。这不仅开辟了企业赞助竞技体育的新领域,也极大地刺激了群众参与体育的热情。

  上海体育中介业也在此时开始萌芽,全国首家体育经纪人培训班在上海交通大学开班,为我国各地输送了许多高层次的体育经纪人才。

  上海的著名运动品牌“红双喜”、“申康”、“乔山”成长为我国首屈一指的运动器械生产商。尤其是“红双喜”品牌,自从1994年在竞争中获得第4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指定用球后,又陆续成功赞助奥运会、国际乒联巡回赛等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乔山”牌跑步机在上海市跑步机销售领域的占有率超过70%以上,在国内外均有一定的知名度。

  1997年,第八届全国运动会的举办,标志着上海体育产业进入起步阶段。体育彩票业、体育会展、体育中介服务业也因相关领域的蓬勃发展而被日渐培育起来。

  1998年,体育产业的年产出达到52.5亿元,其中有35.26亿元来源于体育产品制造业,体育服务业的总产出为12.99亿元。仅从1996年至1998年的发展情况看,上海体育产业的总产出平均年增长率为19.1%,体育服务业年均增长率25%。

  进入21世纪以来,上海体育产业快速进入现代服务领域,并随着体育功能的拓展、体育竞赛表演业的日益活跃、市民健身热潮的兴起,体育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直至今天,上海的体育产业依旧拥有着最好的市场土壤。

  世行给出的数据统计显示,在细分的体育产业领域,上海拥有领先优势,无论体育人均消费和产业规模以及产业增长率,乃至人均体育场地的拥有量,上海都处在国内同类城市的前列。上海的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72.6%,行业当中排第二,仅次于互联网和软件业。

  2018年8月29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发布《关于加快本市体育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三个阶段性目标。《意见》细化了上海体育产业发展的30条,这又成为了上海体育产业发展的强力助推剂,使得上海可以形成与全球著名体育城市定位相匹配的产业发展格局。

  目前,尽管上海体育产业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还是面临体育产业规模较小的劣势。如果跟福建、江苏、浙江、山东四个体育大省的体育产业规模相比,上海仍有较大差距。

  另外在构建新的体育产业格局方面,上海体育服务业规模占比高于体育制造业,发展不够均衡。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体育中介服务、体育场馆服务、体育健身休闲等领域也有待加强。